華柒

老年人努力复健,热爱盾冬酒茨锤基

[米英] 恋距离远爱

丢存货,这大概是前年写的情人节贺文…?之前应该是发在微博上了吧…老福特上也存一个。听着miku那首恋距离远爱写出来的大大大——甜饼,咳,其实挺短。感谢点开观看的你

=============================


其实寂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比如相隔一个大西洋的距离,又比如5个小时的时差。

亚瑟习惯早起,保证充足的时间洗漱整理,吃完早饭在教室里翻着书等待上课,这个习惯从小保持到了大学。盯着面前的书记下笔记,亚瑟抬头看了眼窗外,时间接近中午。裤子口袋里手机震动一下提示来了短信,亚瑟想都不用想会是谁。

【真糟糕,今天英雄睡过头了,被教授奚落了一阵。真是不走运。】

【阿尔弗,我相信你能早起,如果你晚上早些睡的话。】

【嘿亚蒂,你要知道本田借给我一个非常棒的游戏,超——级棒!】

【是的,是的,游戏。顺便,我猜你的教授现在正盯着你,抬个头?】

【噢该死他让我发言,我一会儿再发短信给你!】

笑着摇摇头收起手机,笔尖点了点本子,亚瑟觉得今天心情格外好。嗯……大概是昨天的小测拿了个好分数吧。

即使再小的事情,阿尔弗雷德总会时不时发短信抱怨或是感慨几句。那样日常地对话,仿佛他们之间并没有分隔两个国家。真是神奇,这堪比快乐魔法不是么。

晚上课表上没有安排课程,抱着几本书,亚瑟打算去图书馆把下周要交的小论文写了。夏季的傍晚并没有白天的闷热,几缕凉风让人愉悦地享受着专属于夏天的清新。眼看着快到图书馆,亚瑟习惯地掏出手机打算静音,手机画面上突然出现的来电名让亚瑟有些惊奇。

“老亚蒂,你那里快到晚上了吧?”阿尔弗雷德满是活力的声音稍显大声地传来,背景传来了篮球砸地的砰砰声和男孩们的呼喊。

“是的,晚上没课,正准备去图书馆。你该庆幸你的电话打得及时,我离图书馆还有一点距离。”亚瑟偏着头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间,伸手扶了扶有下滑趋势的几本书。“还有,我也就只比你大几岁。”

“啊哈,英雄的时间算得还真准,”阿尔弗雷德笑了几声,有些藏不住的兴奋。“你听我说,今天下午篮球比赛,我可是大出风头——你知道的,他们不是我的对手。”

亚瑟几乎能想象阿尔弗雷德刚比完赛,随手拉起衣服擦去脸上的汗水,热得有些发红的脸上挂着和纽约的艳阳一样灿烂的笑容。蓝色的眸子一定正看着远处的天空,印在眼里融成一片。

“恭喜,阿尔弗。”诚心地一句祝贺,亚瑟心中似乎也漫起了一股喜悦,就像自己也参与到了其中,心脏随着阿尔弗雷德的声音高昂地欢呼着。

即使没法亲眼所见,我也是那样地因为你的喜悦而感到喜悦。

“我希望你也能感受到,因为我很快乐,我希望分享给你。”阿尔弗雷德突然缓下声音,压低了声线,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是不是耳朵压着手机太久了,亚瑟猛地一顿觉得耳朵热得发疼。“好了…我该进图书馆了,你回去接着打球吧,不是有人叫你么。”听到电话里传来其他男孩们吹着口哨打趣调侃,亚瑟莫名想快些结束这通电话,啊啊,耳朵都疼了。

阿尔弗雷德冲着远处笑骂了几句,快速地道了再见,末了还半是抱怨地说自己不常打电话给他。亚瑟挂掉电话捏了捏耳朵突然有点沮丧,他也想时不时打个电话过去给阿尔弗雷德,可有时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这样稍显沉闷的自己还真是不受喜欢,也就在这件事情上亚瑟感受到了些微自厌情绪。下次主动打个电话吧,聊些什么呢…或许他会喜欢聊一聊快要上映的某部科幻电影。

一个人的时候度日如年,两个人在一起时间却像调皮的精灵一般从指缝溜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是不是可以这么解释?

当亚瑟觉得阴天下的伦敦开始泛起凉意的时候,秋天已经完全降临。

难得的休息日,亚瑟沿着熟悉的小路正打算去一间他颇为喜欢的书屋,手机提示收到了一条信息。打开猛地就是一张照片,阿尔弗雷德围着一条星条旗图案的围巾笑得欢快,另只手拿着一条相似的图案是米字旗的围巾和脖子上的对比。往下翻就看到了一段文字【嘿亚瑟,这两条围巾不错,英雄我买下来了,另一条送给你!】

嘴角不受控制地扬起,亚瑟小声说了一句逊毙了。刚收好手机却又来了一条信息。镜头大概有些晃,照片微微模糊,艾米丽气急败坏地追着照相的人,而最靠近镜头的手里拿着两个冰淇淋。【艾米丽说这两条围巾逊毙了,我决定把这两个冰淇淋都吃了。】

不你才不会。在心里想了这么一句,亚瑟不禁为这两个像是没长大的孩子一般的家伙感到头疼。【别欺负艾米,小心被揍。还有别幼稚了阿尔弗,你可是个大小伙儿了。】

过了好一会儿,亚瑟收到回信,这回没有图片。【亚蒂,你的语气像个为孩子操碎了心的老妈妈。】

【去你的,真应该让艾米揍你一顿。】笑着骂了一句,亚瑟有点期待那条围巾寄到手里。

今年冬天伦敦意外地冷,围着那条稍显艳丽的米字旗围巾,亚瑟觉得阿尔弗雷德把这条送给了自己也很让人意外。把手往外套口袋里揣了揣,亚瑟加快步伐走进地铁站。就算是晚上了地铁站里人还是多,这让亚瑟有点烦躁,若不是手里捏着手机,他几乎要错过这条信息。点开界面是四张照片,阿尔弗雷德围着那条米字旗围巾笑意温暖,高举起来的手指着某个商店的标志上的某个字母。亚瑟莫名地挑眉往下翻。D,O,V,E。一张图一个字母。

-Do you love me?

然后是简短的一句话。Happy Valentine.

今天是情人节么…亚瑟捏紧了手机,意识过来的时候那个熟悉的号码已经拨了出去。“晚上好啊亚蒂。”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传来,稍微掺杂着人流的吵杂。

“晚上好,还有…情人节快乐,阿尔弗。”亚瑟站在月台上看着一辆地铁开走,轻声说完。

“就这样?你应该收到我的照片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带着促狭的笑意钻进耳朵,亚瑟不由得无奈地笑了一声。

“有些东西,我不说你也明白,不是么。”

“这可真是狡猾啊亚蒂——可英雄也有不明白的东西,比如,你是不是也很想我呢?你看,今天可是情人节。”

“好吧,我想你。”

“如果没有隔这么远就好了,如果你的喜怒哀乐我都能第一眼看到就好了,如果这个时候能抱着你就好了。亚蒂,我时常会这么想。”阿尔弗雷德缓慢地说着,一字一句像是随着耳膜震动与心跳的频率齐平。

亚瑟闭上了眼睛安静地听着。等对面静下来才缓缓开口。

“今天是情人节,破例和你说些事吧阿尔弗。每天都能收到你的消息真的让人很高兴,虽然这距离是让人沮丧,虽然经常因为这个而感觉到寂寞,虽然我也很想见到你……但是我知道你一直在,这就行了。Alf,yes I do loveyou.”

地铁里的广播响起,亚瑟抬眼看了时钟,是该上车了不然就有些晚了。然而电话对面的阿尔弗雷德像是突然跑动了起来,伴随着不时一句撞到他人的道歉和喘气声。

“亚瑟你在地铁站里?”

“嗯?是的正要上车…”

“等等亚蒂!”

“……怎么了?”亚瑟莫名觉得有些什么预感,下意识收回了脚步捏紧手机。

“亚蒂…我很想你。”

“嗯,我也很想你。”

“我想见你。”

“好啊。”亚瑟笑了起来这么答应着。

“情人节快乐,亚蒂。”

猛然背后响起熟悉的嗓音,和电话里那句话重合在一起。亚瑟猛地回头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阿尔弗雷德弯腰撑着膝盖喘着粗气,扬脸一个明亮的笑容。

“I love you.英雄来见你了亚蒂。”熟悉的拥抱伴随着熟悉的声音从稍微比自己高一点的地方传来。

“……”喉咙里似乎有什么梗着难以发声,亚瑟努力稳了声线,“情人节快乐…阿尔弗…”

 

想大笑的时候便放心欢笑,想哭泣的时候便放声哭泣吧,因为我一直都在。

想亲吻你,想拥抱你,想让你永远属于我,你想我的时候,我会去见你。

即使是远距离恋爱又如何,这样便够了。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