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柒

老年人努力复健,热爱盾冬酒茨锤基

[百四] 信


    四月一日坐在廊檐下,夜风把樱花吹得如同飞雪。这样的景色他已经看了不知多少次,庭院里这颗樱又开了几个春秋?他静静地想了想,自己似乎没有看厌的时候,也似乎没有看厌的资格。一片樱花把他手中酒碟里的弯月砸碎,他只是垂眸轻轻晃着清透的酒液,身边的软垫上摆着的是一只桃木戒指。

    摩可拿那随着上蹿下跳变化的声音走进来的是个高大年轻的男人,手里提着四月一日叫他买来的好酒和小菜。下午的阳光正是暖和,四月一日和百目鬼清继坐在铺了零星花瓣的廊下对饮。今天的四月一日莫名有些沉默,而清继也和他爷爷一样寡言,摩可拿早就抱着瓶子喝得睡翻了过去,一时间不大的庭院里只听得到风吹花瓣的沙沙声。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四月一日。

    “清继,你爷爷…也就是百目鬼静,那家伙死之前有没有说过什么?”

    那个和百目鬼静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年轻男人定定地看了四月一日好一会儿,末了放下酒碟,从大衣外套中掏出了一封看上去有些年头的信。

    “今天是爷爷的忌日,你突然叫我来,我总觉得你会问我点什么,就带来了。”

    那封信递过来的时候四月一日有些怔楞,清继这个动作和记忆中某个人将请帖递来的样子重合,他居然有些不想接过这看起来不薄的信封。直到清继带着有些疑惑的表情看着他,四月一日才回过神来,慢慢接过了那有些厚的信。

    还没等他拆开,清继拿上衣服站起身,离开前留了句:“爷爷说,等你问起的时候,把这个交给你。”

    信纸很朴素,上面的字写得整齐,一看就经过长时间的练习,一看就知道是那个人的字体。

给四月一日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或许你想问我为什么要写这封信,因为有些话我还是想要说出来。如果你想知道,那这封信就有被拆开的一天,如果不想,那就让它尘封的好。

    你曾说过我们的相识是孽缘,我不否认,这的确是一段孽缘。在之前我从没想过我会以现在的心情,给你写下这封信。而侑子小姐也说过,缘分,一旦结下了就不会轻易消散。

    可能这是我说过最多话的一次,虽然并不是当面。

    起初我对你不过是友情,或许和九轩对你的感情没什么区别。第一次觉得你很重要,是你在大雨中消失在了紫阳花下的时候。当时我的脑子里大概只剩下了要把你找回来的念头,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在雨里挖了很久。后来侑子小姐让我拿着发带等你,我就没松开捏着发带的手,也感知不到时间的流逝。唯一感知到的,是发带另一端的你扯动的力道。

    而真正让我反复思考我的情感在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时候,是从你执意要和那个妇人见面开始。我无法体会你对那个妇人的依赖之情,也曾不停质问自己是否有资格干涉你。但最后我发现,即使被你厌恶,从此不再来往,我也不能忍受你在我面前消逝。所以我拉开了那张弓,把那只箭送进了她胸膛。你很重要,比起我这到死都不能将之说出口的感情,还要重要。这种感情,大概就是他人所说的喜欢。

    我曾觉得能不能进那家店是件无所谓的事,然而我后来却无比庆幸我有了愿望。

    从你守着那家店开始,我守着你不知不觉有了十年。选了我的专业之后常常能接触到各式古物,当我看着那些古物的时候,总不禁会想,它们经历了这么长时间,却还是存在着,不曾改变,就和你一样。十年下来,你还是当初的样子,而我的时间却一刻不停地向前走。

    我这才意识到,我的一生和你的一生,长度是不一样的。一个人的一生能有几个十年?我这样问自己,我还能在你身边陪伴几个十年?如果我不在了,你一定还会一个人继续守着这家店。

    所以我做了决定,即使我走了,至少还有我的后代来守护你。至少,能让你漫长的一生,没有那么寂寞。

    说到五月七日,她是个值得更好的人的好女孩。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欠了她多少,从前我们救了她,在之后我们却一直都在被她救赎。她比我更早想到了这些,并且和我提议了结婚。当我看到她用认真又坚决的神情说想要保护你的时候,根本无法拒绝她的建议。

    把请帖亲手交给你的这件事情是我主动揽下的,我在心里居然还期待你会有所动容,大概我那时想的是,如果你不愿意接受,我会立刻撤销婚约,用尽这一世陪在你身边。而你看完请帖只是笑了笑,说要我好好对待五月七日。我无法反驳,也知道这明明是唯一能守着你的方法,却还是没能彻底缓解心底的失落。

    你后来给我的桃木戒指,我问你为什么戴不进无名指,其实有一半是认真的。不过这样的心思,我也没打算亲口告诉你。这个戒指我一直很好地保存,也没有交给清继,可能会给你带来麻烦吧。我只是想将一件你送给我的东西带走,来代替我带不走的你。

    这信纸是我从爷爷的仓库里找出来的。其实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有点羡慕爷爷,他能在梦中与你见面,而我没有一次在梦中见过你,哪怕能一次也好,能让我知道你后来过得如何。可惜,直到我决定写下这封信,我都没有做过一次预知梦,或许这是我能力不如爷爷的原因吧。

    四月一日,如果真的有轮回,能不能等一等我,我会回来找你,虽然不长,至少还能再陪你几个十年。
                                                                                    百目鬼 静

    摩可拿醒来的时候已经傍晚,四月一日只是维持着展信的姿势,在那儿安静地坐着。它揉了揉睡迷糊的眼睛,却看不清四月一日脸上的表情。良久,四月一日才把信纸仔细折好,安妥地放回了信封中。

    “走了摩可拿,到了做晚饭的时间了,今天想吃什么。”

    “哦!就来点下酒菜好了,今晚的弯月也很有一番风味,来喝久违的赏月酒吧!写作4月1日的四月一日!”

    “这个梗我都听腻了。”

    四月一日做了一个梦,夜空中的弯月皎洁明亮,夜风中樱花飘散。他坐在廊檐下品酒,旁边的坐垫上放着一只桃木戒指。有人伸手拿起了那只戒指,然后坐在了那个坐垫上。然后熟练地端起另个酒碟给自己斟酒,一如往日常做的那样。

    “好久不见,百目鬼。”四月一日偏头看着那个喝下一口酒的男人,他从不叫清继的姓氏,会这么叫的,也只有那一个人。

    “还真是有趣…我还以为不可能会在这样的情景下再见面,才刚写完就…”百目鬼静似乎想到了什么,把话硬生生掐断。“现在是谁在陪着你?”

    “清继,他还真是把你的性格和长相都继承下来了,这是你们家的特殊基因吗?”

    “是吗…原来是清继,有人陪着你就行,五月七日也会很高兴的。”百目鬼笑了一声,把玩起了手上的桃木戒指不再说话,似乎心情挺好。

    “你知道吗,在梦中有些事情会不太一样,比如…戒指什么的。”

    百目鬼摩挲戒指的动作在这句话之后猛地一顿,露出了似乎被戳破什么心思的窘迫表情,但很快就回复平静的样子。随后再次勾起了嘴角,慢慢地将那个戒指戴在了无名指上。

    四月一日又端起了酒碟也微微笑了起来,将手伸过去似乎在敬他,也似乎在敬他身后的樱花,百目鬼也跟着举起了酒碟。

   “为了这月光和樱花,干杯。”

END

写在后面的话:第一次尝试这么写第一人称,不知道我有没有写出自己想表达的感情。我真的很喜欢漫画里百目鬼戴桃木戒指那里!所以私心写了这个梗,如果有和漫画出入的地方,请宽宏大量当做我的私设。这个梦其实是在百目鬼写完信之后做的,不知道我有没有表达出来…结尾嘛我觉得是HE,什么你觉得中间有刀子?嗯…我,什么都不知道!感谢看完的你!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