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柒

老年人努力复健,热爱盾冬酒茨锤基

酒茨日常小段子

说好的我家茨木生贺…其实不是这篇,我就…浑水摸个鱼。这段子是我家寮里真实事件。生贺可能很长…很长…看我什么时候写出来吧…


阴阳师少女是最近才召唤出茨木童子的,而且并不是用符咒,而是一点点积攒妖气碎片,足足攒了五十日。欣喜若狂的少女手忙脚乱地给小茨木穿戴好早就准备上的新衣,喂了早就养好的达摩给他升到个不大不小的等级,然后双手抵着他的后背往一直在旁边安静看着的鬼王跟前一推,一副炫耀小儿子的傻妈妈表情。“吞啊你看,阿妈给你攒出来的茨木!”

小茨木还不够高,仰着脑袋咧开嘴笑着就叫挚友,黑金色的妖瞳里仿佛落满了碎星子。原本还绷着脸的酒吞不自觉地放软了表情,蹲下来拎着茨团子整理打量了一番之后有些不满地皱眉。“你怎么什么御魂都不给他带?”

“这不是还没有好的破势嘛…”咸鱼阴阳师望天望地噘着嘴小声嘟囔。

“……那你还让我带他打石距,带个被服都比什么都没有强。”

“什么?被服?”小个子少女瞪大了眼睛,“不行!绝对不行!茨木怎么能带被服,那样不完美啊!”明明就没几个好破势的阴阳师一副宁缺毋滥的架势,握紧了拳头。

酒吞懒得再说话了,带着茨木就往外走,心想算了,我的地藏也不是白戴的。

好不容易上了石距车,把式神往上一摆她就喜滋滋地坐在一旁看着自家大吞和小茨。这时候另一个阴阳师看了眼阵容,迅速地把姑获鸟也换成了狗粮,少女来不及喊出声就开打了。

章鱼上来就怒气冲冲地用触手攻击了所有式神,她倒抽一口凉气突然后悔了起来,想着茨木还小怎么能顶得住这一下。然而墨汁褪后鬼王气定神闲地站在地藏盾里,同样也有个盾的是他身边的茨木。看着危机过后少女就和同行的阴阳师闲聊了起来。

“哎呀,我家茨木还小,刚才本来想叫你还是带上姑姑的。”

“这样啊,我都没注意到,真是抱歉了。”那个阴阳师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就是茨木攻击低了点,打得慢。”

两人的对话被听力极好的大妖都听了去,小茨木抿着嘴用力朝石距丢出一团黑炎,不服输又倔强。酒吞偏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转眼丢了个凉凉的眼神把阴阳师少女看得一哆嗦。在轮到自己的回合的时候稳稳举起葫芦,一下下暴击的瘴气把章鱼打得缩回了船底。

少女震惊地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你那地藏酒吞刚才是不是暴击一下一万九了…?五次里暴击了四次…”旁边的阴阳师指着那边同样震惊。

“这…可是他暴击率才36啊…虽说我是给他暴伤了…”

成功收拾掉对面那只嚣张的章鱼,酒吞摁着兴奋地又在吹他的小茨木软乎乎的白毛一顿揉。

“现在你还不需要输出,本大爷来就行。”

 

“诶?吞啊,说起来你什么时候就叠了五狂气的?怎么以前打麒麟没见你这么积极啊?阿妈很心痛啊!”

“啰嗦,你怎么跟茨木废话一样多。”

“哼哼,吾友威武强大,时刻立于妖族顶峰,那样的小章鱼自然不在话下,5狂气算什么他还能叠更多呢!”

“…胡说什么呢茨木,你可给本大爷安静会儿吧。”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