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柒

老年人努力复健,热爱盾冬酒茨锤基

[剑道] 剑灵

持续丢存货,纪念一下过去的文笔

总之是个画风突变的小甜饼

==========================================


叶勉最近常常做同一个梦,梦里总是夜晚,明月高悬,满地银霜。在一片静谧下高耸的悬崖边上,端坐在那里的那个人白衣胜雪,青丝如墨。广袖铺在身侧,那上面纹样恍惚看去就真的如同双翼一般。那个道子背对着他似乎并未察觉有人接近,坐忘无我,参道,参世,参心。微风过处,道子的几缕发丝连同衣角扬起几分,叶勉忍不住屏起呼吸。每每叶勉下了决心靠近那个让他痴迷的背影,指尖离那个背影不到一尺的时候,却总从梦中惊醒。手臂僵直地维持着梦里的姿势伸向半空,可惜又不甘。

叶勉独自一人时回味过那梦境数次,总觉得缺了些什么,今日偶然路过剑庐时才幡然醒悟。他缺一把长剑。是道者亦是剑客,可那个道子却只身一人,无剑相随。

待材料都寻好,叶勉把自己关在剑庐里三天三夜不眠不休。那把长剑锻成之时,叶勉下意识一遍遍抚摸剑身,通体莹白薄利,在月光下微微泛起蓝光,曲指一弹,声音清悦绵长。也许是着了魔,叶勉抱着这把剑就回了寝房,撑起最后一丝清明安放在枕边便倒头睡去。

是梦,叶勉有些发愣地看着那道子抱着一把长剑转身,眉目一如他想象的一般清秀俊朗。道子手腕一提,一招一式,一呼一吸,三尺青锋划出一片幽蓝剑影。他看过不同的剑招,藏剑开合利落,七秀柔婉深情,长歌风雅豪气,唯独纯阳的剑式总带着那么一种缥缈的意味,如同高翔云端的鹤,叹悯世人的仙。越是不可接近,越是渴望亲近。

恍惚间剑落收势,那道子微微一笑声音清朗。“好剑,可否赠与贫道?”叶勉还未曾从方才的舞剑之景清醒过来,一时思绪混乱,愣愣地点了点头心想这本就是照着你的气质打造的,自然送你。那道子还说了什么,叶勉都没听进去,满心思编排着言语,只想一诉思慕。

话刚到嘴边,猛然惊醒。天已大亮,哪儿还有那一轮明月那一个谪仙般的道子,只剩那把长剑似乎透着莹润的光还安静地躺在枕边。

 

 ————————画风突变预警—————————

自打叶勉不再做那个梦以来过了数月,那把轻剑也成了他用得最称手的剑。这日叶勉从外匆匆归来,一打开门就见一个秦风白衣道子坐在他屋里悠然自得地饮茶。

“不愧是西湖龙井,若不用虎跑泉水冲泡还真没有这么个好味道。”道子朝叶勉笑着,手里拿着的杯子是自己最爱用的那套茶具。叶勉有点神经质地后退几步出了房门,抬头看了看天,看了看地,看了看周围。嗯,青天白日,夏日炎炎,自家庭院池子里那一片幽莲开得正好,没有月亮也没有悬崖。叶勉有点头疼地思考,难道是近日太过忙碌出现了幻觉?屋里那把清朗的声音带上了些许笑意。“不是幻觉,日头晒着不嫌热的慌?”叶勉这数月来压下的思念通通涌了上来,几步跨进房间,张嘴第一句话居然是“你是人是鬼?”。话音刚落叶勉后悔地恨不能把面前的人打晕到失忆再重来一回。“不是人也不是鬼,曾经是人也曾经是鬼。”道长好笑地看着叶勉脸上瞬息万变的表情,回答了一句和没回答一样的话。叶勉脑子里更混乱了“那你现在是个什么?”,道子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放在桌面上的那把长剑“剑灵,你不是把这把剑送给贫道了么。”。

也就是说,他能常伴自己左右了?叶勉整理了一会得出个结论。虽然是这样,该说的还是得说。这么想着叶勉清了清嗓子,一句话见了面临到说了又打起了疙瘩,可怜他这二十年痴迷练剑,情感之事一窍不通。“咳,道长,我…”“贫道知道。”“啊?”道子稍微有点忍笑的意思。“也不知叶少侠是阳刚之气过于旺盛,看不见神鬼之物,还是太过于迟钝,连有个东西天天跟着都没察觉…好不容易花了数月凝出实体,叶少侠才看到贫道。总之少侠自言自语的时候贫道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过了。”叶勉有点发懵,该听的听过了这倒是好的,可是不该听的都听了什么?不是,自己到底都说了什么?叶勉发觉现在一句话都记不起来。算了,谁还管这么多,叶勉想,这回他不再是虚无的梦境了,他是自己的了。


评论(2)

热度(13)